中国注意力训练中心

24小时免费QQ咨询热线:

2660982996

只需3分钟 孩子问题早知道

立即
测评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阿斯伯格

作为一名自闭症儿童康复教师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时间:2018-04-28 11:29:28 来源:  

全国统一QQ咨询:2660982996在线咨询

全国60多家分中心,所有仪器设备均来自欧美,63位国内外课程研发教授量身定制方案, 600000成功案例见证...

现0元体验课程立即预约

        体验的话怎么说呢,较大的体验就是:这是个不完美的世界,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解决办法,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沟通,而我接受这一切。

        我可要开始讲故事了。

        简单介绍下工作环境。

自闭症特教老师的工作环境

自闭症特教老师的工作环境

        特教老师一般在机构工作,一般来说机构无论大小都有个训课(一对一的训练)和大课(一对多或者多对多,但是师生比一般不会超过1比5),比如感统课(接近于体育课的形式),至于音乐课、精细课、游戏课、感知觉课等等根据机构的不同安排也有不同。

        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个训教室,是上个训课的地方,同时也是老师自己的办公室和休息室,一个小房间。

        窗户呢,防盗网是一定需要的,有些孩子非常容易看见窗户就要往外爬,根本拦不住。

        还有各种卡片和玩(教)具,有的孩子爱甜,有的爱咸,各种零食不能少(有的是自己买的,有的家长买的,有时候家长一买买很多,为了防止过期,我后来都吃了)。

        纸巾更是必备,孩子们一哭那节奏根本就停不来下。 还要介绍我的工作伙伴,蘑菇君。

自闭症特教老师的工作伙伴:蘑菇君

自闭症特教老师的工作伙伴:蘑菇君

        他的工作主要是充当各种课题的参照物。

        有一天回家,在小区的树下面看见了蘑菇君,就那么脏兮兮的靠在树边,好像还在看我。不知道那个小朋友遗弃了他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把他捡回来了。

        职业初期,我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幻想和看法,觉得需要自己去用心和爱感受和改变他们。

        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。

        可能大家对自闭症儿童并不了解,或者在日常接触中,能碰到的其实大概率都是高功能自闭症,所以会有着貌似和普通儿童区别不大的感觉,而实际上,有高自然就有低。

        高功能自闭症的孩子可以和普通儿童一样,进入普通幼儿园和全日制小学,融合的不错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,但是实际上这仅仅只是一小部分,这部分在我们特教老师的学生里大概也就是15%以下。

        而大部分中低功能自闭症的孩子,大家却无从知晓,他们都呆在家里、机构里,甚至是精神病医院。

        这一行面对的并不仅仅是孩子的问题,对我们的工作来说,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家长的。

        孩子的问题,一般来说都能给家长造成精神伤害,而我们同时也是家长的心理疏导者,作为第三者视角,帮助他们看清事实,并且教导他们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。

        讲个故事吧。

        我在职业生涯早期的时候教过的一个孩子,小辰(化名)。

        这是一个典型的低功能自闭症孩子,5岁,没有任何语言和肢体语言。连较基本的自理都无法做到,无法自己进食以及大小便,也无法表达大小便,也听不懂任何语言。

        只是站在那里就拉在裤子里也浑然不知,然后家长去换。

        双眼始终看着一个方向。

        在设置的课题里都是较基础的,其中有一个是指令(语言理解的起点课题,例:你说拍手,他拍手)就是这个课题,我说拍手,他拍手。我教了3个月,每天两节个训课,就这指令重复了二百来次,一共一万多次吧,没有教会他。

        是的,我没有教会他。

        三个月之后,他的家长申请了换老师,由另一个陈老师来教,陈老师比我资历高一年,是一个萌萌的女孩子,我和她的关系一般,平时也交谈甚少,唯一的交集也就是我们都教过小辰。

        2个月过去了,突然有一天,陈老师来敲我的门,那个时候我正在休息,靠在个训室窗户边喝水、边看书。

        我说门开着,她进来了,面对着我,直勾勾的看着我这边的窗户.....

        “他会了”

        “会什么?”

        “拍手”

        “小辰?”

        “嗯”

        然后陈老师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窗户,然后两行眼泪忽然唰的一下落了下来,她没哭,只是眼泪飚了出来。

        我现在都能记得,她眼泪打在我个训室塑胶地垫上的声音,过了一会,我俩依然沉默,然后她擦掉眼泪,出去接着上课了。

        之后我也有课,路过音乐教师的时候,她依然笑着带着孩子们做着节奏小游戏,和平常并没有任何不同。

        照理说,陈老师敲开了小辰前进的较先步,故事应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,可是过了一个月,小辰就退学了,因为家庭负担太重,而且我们也没有让他开窍(家长的原话)。

        这就是低功能自闭症儿童,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孩子,是大家日常无法看见的,他们只能呆在家里或者特殊的福利院这样封闭而局限的环境,他们只要单独在没有人照看的情况下,随时随地都会有生命上的危险。

       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不完美部分,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通过干预的改善,也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解决方法。

        哪怕机会接近于零,我们也要尽全力去做,去尝试,让他缩小和其他孩子的差距,哪怕只有一点。

        这是工作,工作就应该认真完成。


      看不懂?在线咨询竞思专家      看懂?2分钟在线注意力测试

      竞思注意力训练:http://www.talegenes.com




查看更多课程安排 全国统一QQ咨询:2660982996

在线预约免费体验课

温馨提醒:提交成功后,老师会第一时间联系您,为您和孩子安排就近的中心进行免费训练体验